liubin20120629

蒲公英:

飞砂:

中国这所大学只存在8年, 却超越世界任何一座高等学府!

我们都爱地理
1小时前
很多专家都说过这样一句话:西南联大是世界教育史上的奇迹!

  
  

这所只存在了8年的“最穷大学”,却被誉为“中国教育史上的珠穆朗玛峰”。

  
  

8年时间,西南联大虽然只毕业了3882名学生,但走出了2位诺贝尔奖获得者、4位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、8位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、171位两院院士及100多位人文大师。

  
  

2016年,中国启动了大学“双一流”建设:到本世纪中叶,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的数量和实力,双双进入世界前列。

  
  

实现“双一流”目标,很难,不妨向西南联大取取经。

  
  

联大长征

  
  

1937年8月28日,本是个平常日子,但因为一封公函而成了中国教育史上的一个特别日子。

  
  

这一天,北大、清华、南开三校校长,接到了来自国民政府教育部的公函。

  
  

公函要求:三校南迁长沙,联合组建长沙临时大学。

  
  

一个多月前,七七事变爆发,硝烟弥漫的北方,已容不下一张安静的课桌。

  
  

长沙临时大学旧址

  
  

11月1日,长沙临时大学开学。

  
  

但课桌未稳,部分教授和学生还没到来,长沙的天空就响起了空袭警报。

  
  

淞沪会战失败,上海沦陷,1937年12月,南京又陷落。

  
  

日军进逼武汉,长沙立成危卵。

  
  

“国家亡了可以复兴,文化亡了就全亡了。”

  
  

为了保住文化血脉,临时大学决定西迁。

  
  

“兵分三路,水陆兼进前往昆明。”

  
  

其中一路,完全徒步,得翻山越岭3600里才能抵达昆明。

  
  

“中国教育史上最伟大的长征”就这样开始了。

  
  

“长征”路上的西南联大师生

  
  

清华泰斗陈寅恪的父亲,乃著名爱国诗人陈三立。

  
  

日军打进北平后,陈三立绝食而亡。

  
  

陈寅恪正忙着为父亲办丧事,日本宪兵队却送来了请柬,邀请陈寅恪到宪兵司令部做客。

  
  

陈寅恪知道,若拒绝去日伪大学任教,肯定会遭到日本宪兵的迫害。

  
  

于是,父亲丧事还没有办完,他就含着悲愤悄然离开了北平,汇集到“联大长征”的南迁队伍之中。

  
  

中国现代最负盛名的历史学家陈寅恪

  
  

学者闻一多拿着几本书,带着孩子就加入了长征。

  
  

当时,日本人公开承诺:“留下来教学,照样保证丰厚年金。”

  
  

作为教授,像闻一多,可以有保姆、有厨师、有车夫,还可配两个文书,生活舒适又体面,但他一声“呸”就拂袖而去。

  
  

教授赵忠尧,为把50毫克镭带到昆明,冒着杀头危险,化装成难民,“天涯孤旅,千里走单骑。”

  
  

把装镭的铅筒,贴身紧抱在怀里,坐火车时,数天数夜不敢合眼。

  
  

抵达昆明时,胸膛已烙上两道血印,但赵忠尧却为此雀跃不已,因为他保全了中国高能物理的全部家当。

  
  

闻一多

  
  

1937年,北平沦陷时,北大教授邓一哲的儿子邓稼先正读高三。

  
  

在一次日本人召集的聚会上,邓稼先怒不可遏,撕掉了日本国旗。

  
  

当晚,志成中学校长赶到邓一哲家,“开始追查了,赶快把孩子送走。”

  
  

临别之际,邓一哲对邓稼先说:“儿啊,你要学科学,学科学为国家。”

  
  

邓稼先逃出北平,辗转跋涉来到昆明。

  
  

“我随后考入了西南联大物理系。”

  
  

后来,邓稼先成为“两弹一星”元勋。

  
  

李政道几乎和邓稼先有着相同经历:

  
  

高中一毕业就遇上日军入侵,经历九死一生,才从沦陷区逃到云南,进入西南联大物理系,师从吴大猷,1957年,他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。

  
  

1938年2月,“联大长征”队伍抵达常德县

  
  

1938年4月28日,经过数月跋涉,“联大长征”队伍终于抵达昆明。

  
  

这段艰苦卓绝的长途迁徙,在中国教育史上绝无仅有,后人将其称为“中国教育史上最伟大的长征”。

  
  

这一场旷世的文人长征,不仅保存了中国文化的精英血脉,更开启了中国教育史上的“壮丽探险”。

  
  

六天后,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成立,“西南联大”这个熠熠生辉的名字由此诞生。

  
  

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成立

  
  

到昆明后,西南联大没有校舍,主要租借民房、中学、会馆上课。

  
  

为了恢复正常的教学功能,学校把大部分经费用来购买了图书和设备。

  
  

梁思成、林徽因夫妇来到昆明后,校长梅贻琦请两人为西南联大设计校舍。

  
  

两人欣然受命,一个月后,一个一流的现代化大学跃然纸上。

  
  

但这个一流设计方案立马被否,因为学校拿不出这么多经费。

  
  

此后两月,梁思成把设计方案改了一稿又一稿:

  
  

高楼变成矮楼,矮楼变成平房,砖墙变成土墙。

  
  

1938年,西南联大教授合影,左起周培源、梁思成、陈岱孙、林徽因、金岳霖、吴有训

  
  

当梁思成夫妇交出最后一稿时,联大建设长黄钰生满脸无奈地说:

  
  

“除了图书馆屋顶可以使用青瓦,教室、实验室可以使用铁皮之外,其他建筑的屋顶一律覆盖茅草,砖头木料再减一半,麻烦您再作一次调整。”

  
  

梁思成忍无可忍,冲进校长办公室,把设计图狠狠砸在梅贻琦办公桌上。

  
  

“改!改!改!你还要我怎么改?茅草房?每个农民都会盖,要我梁思成干什么?”

  
  

梅贻琦把图纸一张张收好,歉疚地说:

  
  

“思成,以你的大度,请再谅解我们一次。”

  
  

梁思成接过图纸,喉咙哽咽住了:

  
  

“你知不知道农民盖一幢茅草房要多少木料?你给的木料连盖一幢标准的茅草房都不够!”

  
  

梅贻琦喉结上下滚动,声音颤抖:

  
  

“思成,等抗战胜利后回到北平,我一定请你来建世界一流的清华园,算是我还给你的……行吗?”

  
  

半年后,一幢幢茅草房铺满了西南联大校园。

  
  

梁思成、林徽因设计的西南联大校舍

  
  

梅贻琦职位在政府可与总理平级,但他卖掉了汽车,辞退了司机,为了组建承揽工程与项目的学生服务社,以赚取外快贴补教师们的困苦生活,他几乎卖光了自己所有值钱的东西。

  
  

1940年后,梅家常连青菜汤都喝不起了,偶尔吃一顿菠菜豆腐汤就是过节。

  
  

为了回请云南省主席夫人,梅夫人韩咏华变卖了自己所有的首饰。

  
  

为维持一家生计,她只好上街摆摊卖米糕。

  
  

有次大雨,卖糕的梅太太被淋成了落汤鸡。

  
  

梅贻琦接过篮子,把泡烂了的糕舀到碗里,一边吃,一边抹泪:“咏华,我对不起你。”

  
  

梅贻琦

  
  

物理系教授吴大猷为给病妻治病,每天不得不化装成乞丐,到菜市场捡剩骨头为妻子熬汤。

  
  

后来,夫妇俩小茅屋遭日机轰炸,瓦缸里的面粉掺满了碎瓦片和泥沙,吴大猷只好把碎缸里的面粉捧起来,用洗面筋的方法把泥沙与淀粉洗掉,把仅剩的面筋留下来作为半月口粮。

  
  

费孝通的女儿是在凌晨寒风中出生的,那一夜,日寇飞机埋葬了他所有的家产。

  
  

身无分文的他,用唯一的西装裹着孩子,从农民家里乞来了一件件小破衣褂。

  
  

“孩子是穿百家衣长大的。”

  
  

后来,费孝通女儿读大学时选择了农业,费孝通自己也成了中国农民的代言人。

  
  

西南联大遭日机轰炸

  
  

数学大师华罗庚的屋子被炸后,只好到西郊普吉附近找了个牛圈,把牛圈上头堆草的楼棚租下来。

  
  

牛住下头,华罗庚一家住上头。

  
  

每天很早,华罗庚就拖着瘸腿,步行十几里路去联大上课。

  
  

晚上,又伏案于牛棚潜心研究学术。

  
  

老牛常借柱子擦痒,搞得楼棚地动山摇,人坐楼棚上,就像喝醉了酒一般。

  
  

棚里更是蚊虱成群,咬华罗庚充饥。

  
  

但就是在这样的牛棚里,华罗庚攻克了十多个世界级数学难题,为世界数学史开创了一门新学科——矩阵几何学。

  
  

华罗庚一家

  
  

“君子喻于义,小人喻于利。”

  
  

中国知识分子素来清高,以谈钱财为耻。

  
  

作为一个深受传统文化影响的知识分子,为维持一家生计,闻一多不得不挂牌治印,其内心之纠结和痛苦,可想而知。

  
  

有一次,儿子闻立鹤不满父亲挂牌治印,怒气冲冲地责问:“这是不是发国难财?”

  
  

闻一多听了,没有生气,沉思好半晌,末了说了一句:

  
  

“立鹤,你这话我将一辈子记着。”

  
  

淡淡一句话里,包含了多少辛酸啊!

  
  

闻一多治印

  
  

不少学生从沦陷区两手空空跑到昆明,失去了家庭支持,几乎一贫如洗,只靠学校发放的一二十元补助金维生。

  
  

学生潘琰总是最后一个去食堂,因为可用饭费一半价格买到锅巴,那锅巴一半以上是砂子、老鼠屎,连倒泔水的农民都不要,猪都害怕。

  
  

潘琰把锅巴买回去,用开水淘一遍,然后再用盐巴水泡着吃。

  
  

那时候,联大师生就是这样清苦。

  
  

有次朱自清上街,被乞丐追着乞讨,朱自清被纠缠得无可奈何,说了一句:

  
  

“别跟我要钱,我是教授。”

  
  

乞丐听到这句话,扭头便走。

  
  

连乞丐都知道:“教授教授,越教越瘦。”

  
  

西南联大校训:刚毅坚卓

  
  

虽然清苦,但师生们一片刚毅坚卓。

  
  

为躲避日机轰炸,教授们住得很分散。

  
  

有的每天要步行几十里路来上课,但从不迟到。

  
  

刘文典说:“我宁愿被日机炸死,也不能缺课。”

  
  

孔祥熙拨十万大洋给学校改善条件,但联大师生全体投票,一致同意:

  
  

“将这笔钱捐给昆明人民,以报收留之恩。”

评论

热度(10)

  1. liubin20120629蒲公英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蒲公英飞砂 转载了此文字